文章详情

一起3P的熟女人妻


一、我从接触到喜欢再到现实参与到了SM中,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了,这期间有过了几个女M,并且现在也还有着一个女M。我的这个女M网名叫Le姐,年纪是37岁,我和她的SM关系,已经保持了有半年多了。

  ? ? ? ?我现在的这个女MLe姐,在容貌和身材上,可以说是长得都挺有特点。容貌上她的面部线条棱角分明,鼻子显得很突出地相对较大,同时留的是短头发,一看就是一个犀利型的熟女。身材上她的个子有一米六八左右,双腿很长而且大腿丰满浑圆,屁股则是更加丰满,同时两只奶子也是又大又丰满,一副相当惹眼的标准的S形熟女身材。平时她喜欢穿紧身的牛仔裤搭配高跟鞋,更加彰显出了她前凸后翘的S形火热身材。

  ? ? ?我现在的这个女MLe姐,不但在容貌和身材上,长得都挺有特点,在性格方面也比较的另类。她的这种相对另类的个性,同时也反映出在所喜欢的SM上。在SM调教方面,她喜欢有想象力的新意方式,比如她最喜欢的调教方式之一,是喜欢我找多个男S一同来群调她。最近Le姐又告诉了我一个,她最近萌生起的新想法,说她觉得自己好像也有点女S的倾向,不过她觉得自己有的女S倾向,不是想作为女S调教男M,而是想尝试下调教女M的感觉。

  ? ? ?在有了这一另类的想法后,Le姐还真就开始在网上寻找起了这一的人选,并且还真就认识到了一个也想被女人玩的熟女M,在和她认识的这个熟女M在网上聊熟了后,她也介绍我加了这个熟女M的QQ。

  ? ? ?在介绍我加他认识的这个熟女M的QQ之前,Le姐首先跟我介绍了这个熟女M的情况。她说这个熟女M的年纪是42岁,她虽然还没有和这个熟女M现实见过,但在网上和这个熟女M已经聊得很熟了,现在她把这个熟M称呼为娥姐。因此Le姐告诉我说,等我加上这个熟女M的QQ之后,因为我算是她的主人,可以直接也把这个熟女M称呼为娥姐。另外Le姐还鼓励性地告诉我说,这个娥姐当前同丈夫离了婚,家庭条件比较好并不上班,孩子已经上了大学不在家里住,几乎是有着完全的自由,因此每天打分时间都在网上挂着QQ,不是用电脑登陆QQ时,也会用手机挂着QQ,所以我想要在网上勾引她的机会很多。

  关于这个娥姐的情况,Le姐还告诉给我说,她虽然还没有和这个熟M现实见过,但因为她们都是女的更能聊得贴近,她已经和这个娥姐视频聊天过很多次了。说这个娥姐的身高只有一米五六,体重只有80斤多一点,身材保持得很不错,还长了一对C杯罩的大奶子,属于身材小巧玲珑又肉感十足的类型。同时Le姐还告诉给我说,这个娥姐的M倾向虽不是很重,但也很想尝试下多人群P感觉,因此我只要能在网上勾引成这个娥姐后,不但差不多就能把她收为我的M,而且差不多也能找找多个男S一同来群调她。

  ?Le姐已经和这个娥姐在网上聊得很熟了,有她在中间做引荐介绍,之后我很顺利地加上了这个娥姐的QQ。

  我把这个娥姐加为了QQ好友后,当即对她有了一个很好的第一印象,感觉她是个很有涵养且性格随和的人。我加上这个娥姐的QQ时,正好是在中午时分。通过了我加她QQ的申请后,娥姐说她为了保持身材,一般中午都不吃午饭,到了中午时会睡个午觉,并且说她这时已躺到了客厅的沙发上正要睡午觉。不过感觉到我加上她的好友后很想跟她聊天,而且还是跟她挺熟的唐僧介绍我认识的她,娥姐也就没有午睡陪我聊起了天。

  聊了一会感觉娥姐很好说话,我以她是用手机上的QQ打字比较费劲为由,提出来同她以语音视频的方式来聊天。娥姐听完当即便答应了,但因为她这时是躺在了家里客厅的沙发上,用手机登陆的QQ,而她家无线网络的信号不是太好,连续连了好几次视频都没有连上。想直接以语音视频的方式来聊天没能成功,随后试了试倒是能够以互发语音短信的方式来聊天,还只是刚认识我也就没要求娥姐非坐到电脑前视频语音,你一条我一条地相互发起了语音短信,以这种差不多也算是语音聊天的方式继续聊起了天。

  以互发语音短信的方式又聊了一阵,我感觉跟娥姐进一步地聊得较为熟悉了,因她刚才说了本来是要准备睡午觉,此时是躺在了客厅沙发上在和我聊天,我便带有挑逗性地问了她一句,现在穿的是什么衣服。

  娥姐和le姐本来就是在SM交友圈里认识的,而我又是Le姐介绍给她认识的,娥姐心里自然是明白我找她聊天的目的,因此对我的挑逗给予了积极回应,发过来一条语音短信对我说:“在家躺着要睡午觉,还能穿什么衣服啊?我现在下边是穿了条短裤,不是三角的是齐腿的,但是挺小挺薄的那种,上身穿了个吊带背心,上边露沟儿下边露肚脐的那种。”

  娥姐对我的挑逗给予了积极回应,于是我趁机给她发过去一条语音短信说:“听我的M说你的身材很棒,这么穿一定很性感吧?你家无线信号不好视频连不上,哪你就拿手机拍张照片,给我发过来看看吧!”

  对我的要求娥姐并没有找理由推脱,真就当即拍了张照片发了过来,但只是拍到了身体并没有拍脸。

  从娥姐站到沙发前拍完后给我发过来的这张照片,我看到确实如Le姐跟我介绍的那样,娥姐真的是身材娇小而奶子却是很大,看上去有种很是特别的诱惑力。同时娥姐的嗓音很尖很细,说话的声音是细声细语的,听起来跟她娇小的身材很相配。虽然还没看到她的脸,但我感觉这个42岁的娥姐,应该是那种童颜大奶类型的熟女。想到这我在心里不禁暗自叨咕了一句,“把这么个有特点的熟女分享给了我,唐僧那小子还真挺够意思。”

  娥姐以自拍了一张照片发过来给我看的方式,主动迎合起了我对她的勾引,于是我也就开始和她聊起了SM的话题,首先问起了她在SM上的具体喜好。

  娥姐发过来一条语音短信说:“我在SM上口味算轻度的吧,主要是喜欢羞辱性质的那些方式,比如被人用粗话骂这样的,虐的那些方式我都不喜欢。不瞒你说啊,因为我离婚了比较方便,我已经找过不少个男S调教过我了,在我能接受的程度之内,算是什么花样都玩过了吧,就是还没跟两个男的一块做过。一直没做过当然觉得新鲜好奇很想尝试下,另外我觉得如果是被两个男的一起玩的话,肯定羞辱感更强能更刺激,所以现在很想能找机会了尝试一下,跟两个男的一块做的感觉。”

  QQ语音短信的时长限制只有一分钟,娥姐发过来这一条的语音短信,紧跟着又发过来一条语音短信说:“另外吧,我还有个算是挺特殊的爱好,也挺想再能找个女的能一块玩。想找来一起玩的女的有点女S倾向,但不是想找那种纯的女S,是想找那种既喜欢跟女的相互玩,还能接受跟我一块也被男S玩的。”

  连发过来两条的语音短信,告诉我了她在SM方面的两大喜好,娥姐又发过来一条语音短信说:“我听你的M跟我说,你不但调教过女M了,还调教夫妻奴,肯定是在这方面很有经验了。能认识到你这样一个经验S真是挺好的,咱们虽然才算是第一次聊,但我觉得跟你聊得挺投缘的。我觉得咱们后边就这样进行吧,你先帮我找个女的一块玩一次3P,然后再帮我找个男的一块玩3P。”

  娥姐发过来这一条语音短信里,说话的语气听起来虽是随口而说的,但显然是很明确地告诉给了我——她不但是能够接受我Le姐一起玩她,而且只要我能帮她满足了想女女互玩的愿望,她之后也就算是能够也接受了做我的M。

  二娥姐和Le姐之前就已经在网上聊熟了,我加上了娥姐的QQ也和她聊熟了之后,娥姐和Le姐越过我她们两个先见了个面。娥姐和Le姐现实见过面更加熟悉后,娥姐之后也正式决定了跟我和Le姐,一起来玩这次算是很特殊的3P。

  娥姐同丈夫离了婚,孩子在外地上大学长期也不在家里住,跟Le姐见面后很是投缘,觉得我也可以值得信任,决定了三个人一起玩后,直接邀请我和Le姐来了她家。当我拎着装了各种SM工具的包到娥姐家时,Le姐已经到了娥姐家在等着我了。这天的天气很热,娥姐和Le姐都是穿的短裙,娥姐穿的是一身红色的连身短裙,Le姐是配黑丝袜穿了一条黑色的皮短裙。娥姐的身高只有一米五六,是一个身材娇小童颜大奶的熟女,Le姐的身高接近了一米七,是一个身材丰满腿长奶大的熟女。这么两位有着很强对比感的诱惑熟女,都是穿着短裙出现在了眼睛,我一进娥姐家门鸡巴当即便硬了。

  虽然是我介绍她们两个认识的,但之前是娥姐和Le姐先见的面,而我则还是跟娥姐第一次见面,因此我们三人在娥姐家聚齐后,并没有马上就开始玩,先是坐在了娥姐家宽敞的客厅里闲聊了起来。

  Le姐是开放直爽的性格,娥姐则相对有些内向腼腆,聊了一会后相互间的气氛更熟悉轻松了,Le姐冲娥姐拧了下眉毛坏笑着说:“姐,今天咱们姐俩儿不是找主子来调教咱们的吗?既然人家主子都来了,咱们姐俩儿就别跟人家主子平起平坐啦,赶紧都把衣裳脱了,给人家主子下跪请安吧!”

  娥姐听了脸一红低下了头,并没说话坐在沙发上也没有动,Le姐说完则是马上开始脱起了衣服,脱光得只剩下了脚上的高跟鞋后,弯下腰跪在了我面前的地板上。

  扭头看了看娥姐坐在旁边没有动,Le姐虽跪在我面前的姿势显得很下贱,脸上却依然是带着调侃玩笑的表情说:“姐,你咋还不好意思了啊?像咱们这样喜欢SM的女的,在要操咱们的爷们、主子们面前,不就是爷们、主子们的逼吗?我这个逼都脱了,姐,你这个逼也就别不好意思啦。”

  娥姐听完脸更红了头也低得更地了,暂时仍是坐在旁边的沙发上,依然是并没说话也没有动。不过听完Le姐说的这番能羞辱到她的话,我注意到娥姐不是太明显地呻吟了一下,显然是被勾出了羞辱感刺激到了她内心的M倾向,令她产生了兴奋的感觉。果然我判断地并没有错,被Le姐的这番话勾起了内心的M倾向令她有了兴奋感,娥姐开始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并没有动,但稍过了一会后还是站起身走到了我面前,动作较慢地脱掉了身上那件红色的连身短裙,最后也是脱光得只剩下了脚上的黑色高跟鞋,挨着Le姐跪在了我面前的地板上。

  见娥姐也主动脱光了衣服跪在了我面前,Le姐扭过脸看着娥姐仍是用调侃的语气说:“姐,这就对了嘛!你说咱们这些贱M,要让主子操的时候,不都是还没被操上呢,下边就已经都流水了吗?既然咱们都是这么骚的逼,在主子面前也就没啥好装的啦。”

  “去你的吧,我可没你哪么骚。”都在我的面前进入了奴的姿态,娥姐刚才暂时性的害羞矜持劲也就过去了,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伸手在Le姐白皙的大屁股上拧了一下。

  本来按计划是我和Le姐一起3P娥姐,可三人游戏开始了之后,Le姐和娥姐却是都在我的面前进入了奴的姿态,搞得我一时间还有些不知该如何往下进行了。坐在沙发上往前探了探身,一手捏住了她们两个的一个只奶头,我对Le姐和娥姐同时问道:“咱仨不是要玩3P吗?怎么成双飞了啊?”

  Le姐和娥姐都被我给逗得笑了起来,随后Le姐故做出一副害羞的表情说:“哎呀,一个女的玩另一个女的,我们姐俩儿还都是头一回嘛,一上来就这么玩,人家都不好意思嘛。你这个主子先调教调教我们嘛,先把我们姐俩儿都弄得发起骚来,这样人家也就不会不好意思啦。”

  我听完觉得Le姐说得确实也有道理,从沙发上站起来解开裤带掏出鸡巴,把早就坚挺起来的鸡巴伸向Le姐的嘴说:“好吧,哪我就先调教调教你们两个!来,你个骚逼,先给主子舔舔鸡巴。”

  “是,主子!”Le姐实际是笑着回应了我一句,先在我伸到她嘴边的鸡巴上亲了一下,仰起脸来对我说道:“既然我和我姐都是主子的M了,哪我和我姐就都是挨主子操的逼了。既然呆会我还得操我姐,哪我就是主子的浪逼,我姐就是主人的贱逼。”

  Le姐把她称呼为了是我的浪逼,把娥姐称呼为了是我的贱逼,我也就随着她说的对她命令道:“你个骚逼,别磨叽了,快点好好地给主子舔鸡巴。”

  “是,主子!”Le姐答应一声在我面前跪直了上身,伸手解开了我的腰带,把我的裤子直接褪下了来,让我早已坚挺起的鸡巴完全解放了出来,两手伸到了后面抱住了我的屁股,把我的鸡巴含进嘴里用力地吸唆了起来。

  “你个骚逼,不要动了,让主子操操你的嘴。”我很是舒服地享受了一会Le姐的口交,命令她停下了前后移动着头吸唆我鸡巴的动作,但示意她继续把两手伸到了后面抱着我的屁股。一只手按在Le姐的头顶正中,另一按手按在她的一侧脸颊上,我先是把鸡巴斜着往Le姐的嘴里猛地一顶,在她的一侧的腮帮处顶出一个小鼓包,随后我前前后后地挺动起了屁股,用鸡巴在Le姐的嘴里操干了起来。

  用鸡巴操起了Le姐的嘴,我对跪在旁边的娥姐说:“你个贱逼,别在旁边看着了,爬过来,给主子舔卵蛋。”

  已然进入到了奴的状态,娥姐听完当即爬了过来,紧挨着Le姐跪在了我的左腿边。娥姐因为个子相对矮了很多,使劲地向上直着上身,并且还使劲地向上伸着脖子,仰平了脸嘴伸到了Le姐的下巴下面,伸出来的舌头这样才够到了我的两个卵蛋。之后在我用鸡巴操干着Le姐嘴的同时,从下面用舌头来回地舔起了我的卵蛋。

  让两个诱惑的熟妇并排跪在跨下,同时用嘴伺候着我的鸡巴,这种感觉当然是相当的享受。因此享受了好一会,等把鸡巴从Le姐的嘴里拔出来时,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操她们了。

  “啊啊啊……主子,你的鸡巴真硬真大,能让你的大鸡巴操,我这个浪逼和我姐这个贱逼,真是太有福气啦!”Le姐看出我已经急不可待想插入了,对着我的鸡巴又使劲唆了两下,看了一眼旁边的娥姐对我说:“主子,你上回操过我这个浪逼了,但还没操过我姐这个贱逼呢,这回你就先操我姐吧。等你把我姐这个贱逼操得更贱了,我这个浪逼再替你接着操她!”

  Le姐说着还没等娥姐反应过来,便一把将她给拉了起来,按着娥姐躺在了自己家客厅的沙发上。随后她也迈上沙发蹲到了娥姐的头前,双手各抓住了娥姐的一条腿的腿窝,向上高举着掰开了娥姐的两条腿。我三下五除二地脱光了衣服,跳上沙发双腿跪在娥姐的下身前,单手握着鸡巴对准了娥姐的阴道口,直接把鸡巴操进娥姐早已溢满骚水的逼里。

  我跪在娥姐的下体前操起了她,Le姐是蹲在了娥姐的头前掰开着她的两条腿,这样我跟Le姐等于是彼此脸对着脸,同时把娥姐给压在了我们两个的身下。因此等我操起了娥姐手,实际也就等于是我跟Le姐一同3P起了娥姐。

  三、Le姐蹲在娥姐的头前稍微向前探了探身,我跪在娥姐的下体前操着娥姐无需向前伸头,嘴就可以够得着Le姐胸前那对又白又大的奶子。我一只手伸在下面按揉着娥姐的一只奶子,另一只手平伸着捏揉住了Le姐的一只奶子,同时还用嘴叼住了Le姐另一只奶子的奶头。鸡巴操着娥姐的逼,双手一上一下各揉弄着娥姐和Le姐的一只奶子,嘴里还吸吮着Le姐另一只奶子的奶头,这种感觉简直是爽得没法用语言来形容了。

  “呀呀呀……”娥姐的嗓音又尖又细,跟她小巧玲珑的身材很相配,被我用大鸡巴狠狠地猛操着,发出来的叫床声尖细婉转很是特别,听起别有一番风味。

  “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Le姐被我用嘴大力地吸裹着一只奶子的奶头,也在不时地大声发出着淫荡的浪叫声,同时嘴里还用夸赞地着我说:“主子,你的大鸡巴,真是太厉害了,看把我姐这个小贱逼儿给操得,骚逼都让你给她操翻翻了……”

  娥姐是四十 二岁,Le姐是三十 七岁,娥姐轮年龄要比Le姐大了整五岁。不过娥姐长得小巧玲珑身材娇小,而且面目上是小头小脸的长相,声音又是又尖又细,很有点熟女萝莉的感觉,因此玩起来了之后,Le姐把她称呼为了“小贱逼儿”,确实还真就很贴切。

  我兴奋至极地连操了娥姐百十来下,Le姐近距离看着我的大鸡巴在娥姐的逼里进进出出着,也被刺激得完全发起了情,向前伸着头下贱地亲吻着我的脖子说:“啊,主子,你别光操我姐这个小贱逼儿啊,赶紧用你的大鸡巴,也狠狠操操我这个大浪逼吧!”

  我听了从娥姐的逼里抽出了鸡巴,下了沙发拿过来我带来的装着SM工具的那个包,从里面掏出来一个震动假鸡巴,让娥姐靠着沙发的靠背仰躺在沙发上,把取出来的震动假鸡巴插进了娥姐的逼里。让娥姐自己用手把住插在她逼里的假鸡巴,我在她的奶头上使劲捏了下后说:“贱逼,保持好了这个姿势,把假鸡巴插逼不许拿出来,主子先去收拾收拾那个大骚逼,一会儿再来收拾你这个小贱逼儿。”

  之前在那次群P聚会上,Le姐并没有跟我或是其他的男人肛交,但之后我跟她在网上聊天时,Le姐告诉了我她是能接受肛交的,而且还告诉了我说她很喜欢被操屁眼。

  在娥姐的逼里塞了根假鸡巴让她先自己把着,我让Le姐撅着屁股跪趴在了沙发上,顺手在她白皙的大屁股上使劲拍了一巴掌,随后取出一个避孕套戴在了自己的鸡巴上。意识到我是要操她的屁眼,Le姐没有用我命令她,主动地又把屁股往外撅了撅,两只手还伸到后面各扒着了一片大屁股,向左右扒开了她的两片雪白的大屁股,扒开肥美的屁股沟完全暴露出了屁眼。我从装着SM工具的包里,取出来一瓶人体润滑油,先在Le姐的肛门口涂好了润滑油,随后站在她的屁股后双手抱住她的腰,把鸡巴头顶在了她的屁眼口,向前一挺身直接把鸡巴操进了她的屁眼里。

  我操干Le姐屁眼的节奏不是很快但力道十足,下身一下下地顶着Le姐白皙的大屁股,顶得她屁股上的肉来回地抖动着,Le姐则随着我操她屁眼的节奏大声地浪叫着。

  “啊啊啊——啊啊啊”

  “呀呀呀……呀呀呀……”

  被我的鸡巴狠操着屁眼的Le姐大声地浪叫着,被震动假鸡巴插在逼里的娥姐咿呀地也在浪叫声,两个骚浪诱惑熟女全然不同的浪叫声交织在了一起,娥姐家客厅里的肉欲气氛达到了难以形容的顶峰。

  “哎呀……哎呀……主子……好主子……饶了我吧……饶了我的屁眼儿吧……你的大鸡巴太厉害了……浪逼的屁眼受不了了……要让你给操开花了……”

  Le姐被我操屁眼操得求起了饶,用假鸡巴插着逼的娥姐听了,呻吟浪叫着的同时扭过脸打趣着她说:“你个大浪逼,刚才等着主子来的时候,你不是还跟我说,你生了孩子以后,就开始让你老公操你的浪屁眼儿了吗?先被你老公把你的浪屁眼儿开发出来了,后来还让好些个男的也操过你的浪屁眼儿,现在你已经被男人给操的,是很喜欢让男人操你的浪屁眼儿了。这咋让主子操上你浪屁眼儿了,你咋还受不了了啊?”

  Le姐听了娥姐打趣她的话,歪过头来对娥姐反唇相讥道:“人家是喜欢被操屁眼儿,可主子的鸡巴太粗大太了,没操逼就直接操上屁眼儿了,人家真是被主子给操得受不了了嘛……”

  “你个大浪逼,你就是浪得欠操,就该让主子,用大鸡巴狠狠操你的浪屁眼儿,把你的浪屁眼儿给你操开花了!”

  “你个小贱逼儿,你才贱的欠操呢,你以为你的屁眼儿,能跑了让主子用大鸡巴操啊!你那个屁眼儿,没让主子操之前,也没少了让别的男人操嘛。我的屁股大,屁眼儿耐操,你长得个小屁股也小,你的屁眼儿肯定没我的屁眼儿耐操,看一会主人拿大鸡巴操你的屁眼儿了,不把你个贱逼的屁眼儿操翻了的。”

  娥姐和Le姐都是在不停浪叫着的同时,还相互地打趣调侃了起来,我听了既觉得非常得刺激,也忍不住地笑出了声来。就这么在她们两个言语下流的相互调侃中,我连续操了Le姐的屁眼一百多下,感觉有些累了这才从她的屁眼里拔出了鸡巴。

  从Le姐的屁眼里拔出来了鸡巴,我大口喘着气稍微休息了一会,摘下操Le姐屁眼前戴上的避孕套,又换上了一个新的避孕套。把娥姐拽过来让她拔出来插在逼里的假鸡巴,让她撅着屁股跪趴在了沙发上,在她的屁眼口也涂抹上了润滑油,又开始操起了娥姐的屁眼。

  娥姐的屁眼相比Le姐的屁眼,虽也已被开发了出来但要紧了一些,我的鸡巴并不能整根地都操进她的屁眼里,只能是操进去半个鸡巴的深度。娥姐身材娇小体重轻了很多,跪趴在沙发上被我从后边操着屁眼,我的下身每顶在她的屁眼上,都把她整个身体顶地猛地向前一倾,令她的头直接撞击在沙发的靠背上,而娥姐咿呀咿呀的浪叫声,也比被我操逼时叫得更大声了。

  Le姐此时下了沙发蹲在了我的身后,伸出了舌头在后面轻轻地舔起了我的屁眼,时而把舌头卷着圈用舌尖顶着我的屁眼,时而用舌头抵在我的屁眼上做着按摩。因为我的鸡巴不能整个操进娥姐的屁眼里,Le姐还把一只手伸到了我的跨前,用细嫩的手指轻轻地给我揉捏着鸡巴的根部。这种感觉我此前从没有感受到后,觉得非常的熟妇,忍不住舒服地哼哼了起来。

  “你个小贱逼儿,刚才还敢说我,忘了这回我也可以操你啊!”Le姐从我的屁股后站起了身,坏笑着冲娥姐做了个鬼脸,走过去从包里拿出来一个跳蛋,在娥姐的奶头上捏了下对我说:“主子,把这个小贱逼儿给她翻过来,你继续操着她的屁眼,让我来替你玩玩她的逼。让她个小贱逼儿还敢说我,今天看咱们俩儿人不玩死她。”

  我听完把娥姐翻过来让她仰面躺在沙发上,娥姐一看Le姐拿过来个一个跳蛋也要玩她,踢蹬着两条腿挣扎了起来,我一见用两只手抱住了她的两条大腿,Le姐则跳上了沙发按着了她的胳膊。娥姐的身高只有一米五六,体重还不到八十斤,被我和娥姐一上一下合力给按着了,只能是被死死地按在了沙发上动也动不了了。我继续把鸡巴操进了她的屁眼里,Le姐则把跳蛋按在了她的阴蒂上。

  “呀——呀——呀——”被我继续用鸡巴操起了屁眼,同时被Le姐用跳蛋刺激阴蒂,娥姐连续地发出了大声的惨叫,两只眼睛瞪大了最大的程度,小腹上的肉和两只奶子,同时都剧烈地抽插了起来。

  “你个小贱逼儿,这回老实了吧?现在还嘴硬不?”Le姐又趁机打趣起了娥姐,同时还伸出一只手揉起了娥姐的奶子。

  娥姐此时已再顾不上跟Le姐斗嘴了,因为被我用鸡巴操着屁眼,同时被Le姐用跳蛋刺激着阴蒂,没一会她就达到了要高潮的状态。

  一看娥姐马上要来高潮了,我连忙从她的屁眼里拔出了鸡巴,Le姐同时也拿开了放在她阴蒂上的跳蛋。

  “哦……”即将要达到高潮时,却是被拿开了身体上的刺激,娥姐拖着长音尖叫了一声,情不自禁地连声求起了我和Le姐。“啊啊啊……好主子……好妹子……姐乖了……姐老实了……快点让姐到了吧……姐是你们的贱逼……你们想怎么玩姐都行……求求你们啦……别折磨姐来……快让姐到了吧……”

  “老公,你看咱们的这个小贱逼儿,可真是太骚太贱了啊!”Le姐见了仰起脸冲我坏笑了下,因为此时已正式跟我一同玩起了娥姐,不再是称呼我为主人了,而是改口叫起了我老公。“既然她这么骚这么贱,老公,咱们把她弄她家的卧室里去,在她家的床上好好地玩玩她吧!”

  友情提示:在同时和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女人做爱时,因为鸡巴要来回在两个女人的身体里抽插,从卫生安全的角度考虑,在插完一个女人再插另一个女人之前,最好是要注意更换安全套。

  四我拦腰抱起娥姐把她抱进了她家的卧室,直接将她扔到了她家卧室的床上,Le姐拎着装着SM工具的包随后也走了进来。在娥姐家卧室的床上,我和Le姐继续跟她玩起了这次特殊的3P。

  “你个小贱逼儿,我先替我老公好好操操你!”Le姐甩掉脚上的高跟鞋,一个鱼跃扑到了床上,平压在了娥姐的身上。下身压住了娥姐的下身,双腿伸在中间强制地分开娥姐的两条腿,双手抓着手腕把娥姐的两只胳膊压到了头的两侧,令娥姐叉开着两条腿向左右平伸着两只胳膊,成大字型被压到了床面上,真就像一个男人强 奸一个女人似的,用她的阴部强制磨蹭起了娥姐的阴部。

  “你个大浪逼,太过分了,敢在我家欺负我啊!”娥姐真就像遭受到男人的强 奸似的,拼命地踢腾着两只还穿着黑色高跟鞋的双脚,同时嘴里还骂起了Le姐,使出全力反抗起了Le姐对她的“强 奸”。

  娥姐身高只有一米五六身材娇小,Le姐的身高接近了一米七,虽然并不胖但身材比娥姐大了两三号。轮体重和气力都远不敌Le姐,娥姐的挣扎也只是甩掉了脚上的两只高跟鞋,很快就没了气力被Le姐死死地压在了床面上,任Le姐用阴部肆意地磨蹭起了她的阴部。

  “呀呀呀……”被Le姐用肥美地阴部大力磨蹭着她的嫩柔的阴部,娥姐尖声尖气地不停呻吟了起来。

  “你个小贱逼儿,还不老实,看我不操死你。”Le姐完全占据了上风,阴部磨蹭着娥姐阴部的速度越来越快,还腾出一只手使劲揉起了娥姐的一只奶子。“你个小贱逼儿,快点说,我的逼操得你的逼爽不爽?”

  娥姐确如她之前在网上跟我说的,真就是很喜欢被女人“操”,Le姐也确如她之前在网上跟我说的,真就是很喜欢“操”女人。完全制住了娥姐的Le姐越“操”越来劲,不再做挣扎反抗了的娥姐,还真就开始享受起了Le姐“操”她。这两个诱惑的美熟妇越“操”越投入,“操”起来了之后还就没完了。

  站在床边看着一个女人“操”另一个女人,我自然是觉得非常得刺激,一看她们两个“操”起来还没完了,我伸手在Le姐白皙的大屁股上拍了下说:“你个浪逼,还真喜欢跟女的操逼啊?你也没长鸡巴,能操出来个啥啊?”

  Le姐扭过脸来坏笑着对我说:“老公,你不知道,我们这个年龄的女的,好些人在小的时候,都玩过这种女的跟女的操逼的游戏。其实也不是真有拉拉倾向,就是觉得这样挺好玩的,不过确实也真挺舒服的。如果真是让我们单独的两个女的,做这种事肯定都做不出来,但是有你在旁边调教着我们,也就好意思做这样的事了。所以呀,难得有这么回机会,你就让我多操会吧!”Le姐说完后可能是觉得我不想,转回脸看着娥姐又问了句说,“你个小贱逼儿,跟我老公说说,是不是你小时候,也玩过这种女的跟女的操逼的事。”

  娥姐呻吟着侧脸望向了我说:“是……是的……主子……我小时候时候,因为我家在城里我爸我妈都有工作,家里条件相对来说比较好,我老家的二舅,家是在农村,家里孩子还多,条件比较困难,所以我二舅的一个闺女,也就是我的一个表姐,就来了我家住着在这边上学。那时候谁家也没这么大的房子,我跟我那个表姐,不但是在一个屋里睡,还是在一张床上睡。我那个表姐比我大两岁,她那时候就跟我玩过,这种女的跟女的操逼的游戏……”

  Le姐打断了娥姐插言问了道:“你个小贱逼儿,你那个时候多大啊?是不是你的小逼儿刚长毛啊?”

  “呀呀呀……是的……是的……那个时候我刚上初中,好像是十三吧,就是小逼儿刚长毛的时候……”

  Le姐听了又问道:“你那个舅舅家的表姐,都是怎么操你个小骚逼儿的啊?”

  “呀呀呀……她就是像你这样,趴我身上,用她也是刚长毛的小逼儿,磨蹭我刚长毛的小逼儿,有时候还会捏我刚发育的小奶子,还有就是,她有时候还会用手摆弄我的小逼儿……”

  娥姐回答完了Le姐,又侧脸扭向了我说:“主子……我想让你找个女的玩玩我,不是因为我有拉拉倾向,就是因为小时候这么玩过,挺怀念当时那种感觉的,所以想找个机会再试试……”

  我听完在娥姐和Le姐的屁股上各拍了下,跳上了床对她们两个说道:“原来你们两个骚逼,都是为了怀旧啊!不过你们俩儿这个旧怀的,也真是够特殊的啦!”

  “呀呀呀……呀呀呀……”在我们三个的交流着女女互操的谈话间,娥姐突然更大声地连续尖声尖气地大声浪叫了起来,刚才在她家客厅沙发上便被我玩得快高潮的她,在自己家的床上被Le姐给“操”到了高潮。

  把给娥姐给“操”到了高潮之后,Le姐趴在娥姐的身上继续操着。又“操”了大概五六分钟后,Le姐放开了嗓子大声地浪叫了起来,同时加快了“操”娥姐的速度,在“操”娥姐的动作中也达到了高潮。

  Le姐先把娥姐“操”到了高潮后也大达到了高潮,大口地喘着粗气两只白皙的大奶子上渗出着汗珠,从被她压在下面的娥姐身上直起来了身,拽着一条胳膊也把娥姐给拉了起来说:“你个小贱逼儿,我操你操得过了瘾啦,现在轮到你伺候我老公了。我老公的鸡巴当然得我这个当老婆的来伺候,你是我老公的贱逼骚母狗,去跪后边给我老公舔屁眼儿去。”

  娥姐坐起来后在Le姐的肩膀上捶了一拳,但还是按Le姐说的向前挪了挪跪到了我的身后。我斜身着另一条腿单腿跪在了床面上,娥姐双膝着床一只手拄着床面,另一只手扶着我的后背,头贴在我的屁股上伸出舌头刺激起了我的屁眼,先是用舌尖顶进了我的屁眼里,然后再抽出来,之后反复地重复着这一动作。

  Le姐跪在了我的身体左侧,用手撸弄起了我的鸡巴,一边撸着鸡巴一边笑着问我道:「老公,怎么样啊?让咱们的小贱逼儿给你舔着屁眼儿,让老婆给你撸着鸡巴,这个感觉比直接操还爽吧?」这种玩法我还是第一次体验到,正如Le姐所问的,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特殊刺激感,真是比直接插入女人的身体感觉还刺激。从刚一进娥姐家我的基本便硬了,刚才又是各猛操了娥姐和Le姐一个轮次,爽得没法形容地被娥姐和Le姐同时刺激了没多长时间,我便感觉兴奋难忍地到了要射精的状态。伸出双手同时抓住了Le姐的两只大奶子,大口地喘着粗气说:「爽……爽……太爽了……不行了……要射了……」Le姐脸贴过来吻了我一下说:“老公,既然你想射了,哪干脆就射出来吧!反正今天有的是时间玩,先射一回再接着玩我们。”

  我更大力地捏住了Le姐的大奶子说:“好…好……这就要射出来了,使劲撸!”

  Le姐更大力地加快了撸弄我鸡巴的速度,还不时把我的鸡巴头含进嘴里吸唆着,娥姐在后面也加快了用舌头刺激我屁眼的节奏。

  “哦——”我直觉着一股强烈的兴奋感,如同触电般地从下身涌向了大脑,条件反射办地连续向前挺动着下身,一大股乳白的精液从尿道口涌了出来。

  “你个小贱逼儿,快点张开嘴,给主子接着!”在我射出来精液的一瞬间,Le姐推着我的肩膀帮我转过来身。跪趴在我屁股后的娥姐,配合地很默契地大大张开了嘴,把我正在冒出着精液的龟头含进了嘴里。

  我把射出来的精液全射到了娥姐的嘴里,等我射的差不多了,娥姐又把我的鸡巴整个含在嘴里,把我刚射完的鸡巴在她嘴里保养了一会,然后才吐出来我的鸡巴跳下了床,小跑着去了她家的卫生间里吐精液刷牙。我带着酣畅淋漓地射完精的兴奋和满足,大口地喘着粗气仰面躺在了娥姐家的床上,Le姐则是拿过来了一块湿巾,帮我擦干净了刚射完精的鸡巴。

  娥姐去卫生间里刷完牙又回了卧室后,我们三个人感觉都有些累了,躺在床上交流着玩这次特殊3P的感觉,喝了些饮料休息了一会,之后又继续起了这次特殊的3P。一直持续到了天都黑了,玩了足足三个多小时,把能想到的花样都尝试了一遍,玩到了都玩不动的程度才算告一段落。当然在这一次特殊的3P之后,我也就同时拥有了两个女M。

字节数:23900
【完】



Copyright © 2009 - 2016 www.sedvd11.us All Rights Reserved.
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全球华人服务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。敬请谅解!